陶短房的博客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yanlieshan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广场舞矛盾:“输出不够”是关键

2017-06-14 00:00:32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1 次 | 评论 0 条

广场舞矛盾:“输出不够”是关键

洛阳市王城公园篮球场“打篮球小伙”和“广场舞老人”互不相让、最终导致公园管理方关闭篮球场的“双输”结果,引来人们纷纷议论。

绝大多数议论者认为,篮球场顾名思义应该是打篮球的地方,老人此举有鸠占鹊巢之嫌,管理方对双方争执不能秉公处理,一锁了之,是一种懒政。应该说,这种意见是有道理的。据了解,王城公园那块篮球场有几十年历史,是当地几代居民打篮球的公共场地,开展篮球运动的历史,恐怕比洛阳流行广场舞的历史都长,虽然只是社区普及型的“两块板、一片水泥地”的场地,但毕竟也是块准专业的篮球场地,场地空着别的项目来活动不妨,但有人打篮球就另当别论了。

但有人进而对老人跳广场舞冷嘲热讽,甚至说“坏人变老”,就显得有些刻薄——什么人不会变老呢?广场舞虽然有种种缺陷,但毕竟是一项适合普及的老年锻炼项目。王城公园和居民社区有一定距离,倘不是挤占了篮球场,应该说,老年人还是选择了一块相对不扰民的场地来自娱自乐。

其实近年来随着国人的足迹“全球化”,广场舞这项运动也从国内跳到国外。笔者住在加拿大大温哥华地区,所住的郊区这几年夏天都已出现了跳广场舞的“大妈团”,人数不断扩张不说,还逐渐加入了许多非华裔的大爷大妈,有时候领舞的华人大妈没到或迟到,西人或印度裔大妈便会自动替补,载歌载舞跳得煞有介事。

尽管“广场舞大妈”们动静同样不小,但几乎从未引发“围观群众”不满,有人直言“怪怪的”,但同时表示“他们有他们的自由”,还有当地小伙子表示,既然自己可以在街头健身场地遛坡道滑板、跳街舞,大妈们当然也可以跳广场舞,“谁也不比谁动静更大”。

这些“围观群众”和其它项目锻炼者之所以如此“大方”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温当地锻炼场所“输出足够”。

以笔者所住社区为例,周边2公里范围内,有5块标准足球场(其中两块周围有400跑道,但有一块跑道不标准),两块棒球场,4个有大片草地和许多健身设施的公园,一座专供坡道滑板和小轮车运动的场地,一座综合体育中心(包括3块标准全天候室内冰场,一个标准室内泳池和一个非标准儿童室内泳池),两座室内综合健身房(其中一座在体育中心,另一座在社区图书馆),至于篮球场、排球场和网球场则到处都是。

这些设施除综合体育中心和社区图书馆的室内设施要收费(但不贵)外,都是免费开放,且社区内中小学的室外运动健身设施在非上课时间也对外免费开放,尽管社区居民很热衷锻炼,但从未发现僧多粥少、排队健身的囧事。不仅如此,上述体育健身场地、设施都是经过事先规划、公示的,得到社区居民认可,距离居民区有一段距离,不会有扰民之嫌。

其实加拿大人工贵,尽管有比较严格的管理规范(比如我提到的某块带跑道足球场,就规定“内场不许遛狗、不许玩飞盘和打棒球”),但如果真发生类似洛阳王城公园的“撞车”,恐怕也很难办(我刚移民时住在一个较拥挤社区,当地老人就曾回忆称,多年前该社区锻炼场地不足,就曾爆发玩飞碟和打棒球少年间的群体争斗)。但近年来大温公园、健身场地设施,尤其对公众免费或低价开放的场地设施“输出充足”,矛盾便迎刃而解(前面提到那个社区如今有了两个大型运动公园,一直到我搬走都没见到过为抢场地而“群殴”的事再发生)。

“老人变坏”的说法有没有道理?也有也没有。说有,是因为洛阳的“广场舞老人”明明占了“篮球小伙”的篮球场(篮球场终究姓“篮”对吧),却摆出一副“我人多我有理”且“文武昆乱不挡”的架势,着实难以获得同情;说没有,则是因为倘“输出”充足,他们“坏与不坏”,这事都不至于闹成这样。

“专业场地专业用”是应该的,也是较理想的管理形态,但如果“输出不足”即健身场地不敷,这样的理想管理形态也恐只能停留在“理想”中:洛阳市体育局数据显示,洛阳全市人均体育锻炼面积仅1.53平方米(且据知情者透露,这还是将不对公众开放的场地包含在内所计算出的数据),而王城公园周边是人口稠密的老城区,不论“篮球小伙”或“广场舞老人”都腾挪无术,这才是导致调停艰难的症结所在。

或许广场舞并非最好的老年人锻炼形式,但老年人有锻炼的需要和权利,也有在不扰民前提下选择广场舞作为健身形式的自由,如果场地充足,“输出”足够,矛盾或许不成其为矛盾——即便有了矛盾,也更容易协商解决,“讲理”或“讲法”也都会更容易、更轻松、更理直气壮。

加拿大每座城市(加拿大的“市”很小,人口和面积还不如洛阳大的大温哥华地区,就有21个“市”)都有专门的、和市议会、市教育局并称“市政三驾马车”的公园局,体育设施是纳入公园局规划监管的,如果中国每座城市也能将群众性体育设施的规划、监管作为“硬指标”纳入市政管理范畴,确保对群众体育设施、场地的“输出”足够,很多问题要么不成问题,要么也会变成更容易解决的问题——事实上大家理应注意到,抱怨“输出不够”的不仅仅是“广场舞老人”一方,“篮球小伙”们也在吐槽“附近就这么一个打篮球的地方”。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波多黎各:美国何以对其“立州”呼…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留美女交换生失踪何以惊动FBI?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陶短房

拙作《这个天国不太平》网上购书链接: http://book.douban.com/subject/5348097/ 卓越、当当链接见右上角。

广而告之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